责任与责备

责任与责备

很多人,当他们听到责任这个词时,立即会联想到负担或者不得不背的担子。讽刺的是,这恰恰相反。责任带来的是自由。当你认为是自己创造了某个环境,那么你就有能力改变或修改它。只要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就会感受到权力和自由。然而,如果你认为是其它的人或物创造了环境,那么你就不可能改变它,只会感到无力和不满。

当我们责备其它的人或物时,实际上我们是放弃了我们的权力,把自己置于受害者的位置。你想,如果每件事都完全是其它人或物的过错,那么我们的双手也就被束缚起来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当我们选择责备时,我们同时也选择了重负。然而,如果我们确定每个环境都是我们创造的,那么权力又回归到我们手中。我们可以做选择,这将对该环境做出改变或至少是修改。当我们选择承担责任时,我们同时也选择了自由。

    • 责任=自由+权力
    • 责备=不自由+无权力

观点的选择

责任不仅仅是一种行为方式;它是一种看待整个人生的方式。它是这样一种观点,可以使我们选择让自己变得有力。通常我们会认为环境仅是如此。要么是我们的错,要么是其他人的错,或者甚至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并且不会意识到此刻我们也其实选择了一种观点。该观点对周遭的见解将会成为我们的“真相”。然而,通过将观点从责备转为责任,我们就可以改变该环境的“真相”。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状况由弱势变为强势。

在任何特定环境下,你要么承担责任,要么责备。非此即彼。当你意识到自己在责备时,你可以立即选择责任并在人生的任何领域获得自由。不管你是在责备他人,还是埋怨命运的安排,你都可以把你的观点从责备重塑为责任,并获得自由。

自我运用

责备游戏

有许多理由让我们将生活中所遇的种种状况的责任推在他人身上。或许我们担心如果承担责任,那么一旦事情变糟,我们就要受责备。或许我们并没有真正了解我们拥有的权力,不相信我们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或许责备似乎是最简单的回应方式。

责备是极其诱人的。当你玩责备游戏时,你不必为你的人生负责任。决定权给了其他人。人生变得更安逸(但只是短期的!)因为无需做出选择,都由其他人为你做出决定。

玩责备游戏会上瘾。如果某人坚持认为其他人应该为他们的问题受到责备,这一认知会从根本上扭曲他们对现实的看法。这将更深层次限制他们的选择,使他们更想玩责备游戏。一段时间后,责备游戏会变成卡住的唱片,重复着同样消极的想法来支持更消极的想法。玩责备游戏的人也许无意间在责备游戏中指导起别人来。家庭、工作场所甚至整个社会都会受感染,并困在责备的文化中。戈尔曼,博亚兹和麦基在他们的著作《最重要的领导方法:学习用情商领导》中将这个称为‘开环’。开环是指两个人之间的情绪交流。如果其中一个人在情绪环中释放消极能量,那么这就会流进开环中,使对话变得消极。如果是积极的情绪能量在流动,那么就会流经整个开环。

如何玩责备游戏

我肯定你能识别责备游戏。以下是一些规则:

    •  总是往外寻找促使自己遭遇的罪魁祸首(负责人)。
    •  认为你无力改变任何事物。
    •  承认其他人比你更强壮、聪明和足智多谋。

如何停止玩责备游戏

    •  认清未经你的允许,没人可以使你有任何感觉。
    •  明白责任也是一种特权,开始对自己负责任。
    •  承认你既然是个人,就会犯错误,这是可以接受的。
    •  认识到不做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不幸的是,当我们玩责备游戏时,我们意识不到的一点是,只要我们因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去责备其他人或外部条件,那么我们对自己的人生就没有控制权。我们成为环境的无助的牺牲品。责备使我们远离享受人生和参与生活。当我们将责任视为一种特权而非重担时,我们才真正领悟到人生有许多的可能性。

原谅

释放责备往往也涉及原谅。原谅他人和自己,并不意味着我们认为发生的一切都是对的。它仅仅意味着我们放开并接受现状。原谅是自我关注。原谅和其他人无关,但它与我们自己却息息相关。当我们原谅他人,我们也释放了自己,摆脱了责备的重担。一旦我们停止责备并决定原谅,我们就能对带来痛苦的事物释怀,并接受其它的可能性。

原谅自己

在你结束责备游戏之前,你必须学会不责备自己。通常我们才是自己最严厉的批评者。当我们犯了错误,我们会告诉自己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我们自己太差或糟糕,而不是接受这只是人生旅途中的一部分这样的事实!其他人也可能会培育我们养成这种思维模式。在不知不觉间,父母、老师和其他掌权者会带领我们进入责备游戏。然而一旦我们养成这种习惯,为了想要避免感觉太差或糟糕的愿望,就会使我们寻找周遭可责备的人或物。

责任不是责备自己。责任也不是感觉太差或糟糕。责任是指你能理解在未来的日子里你都有权利作出任何选择。你以往的选择已经过去了。它们不再是问题。它们不值得你责备自己。责任是指放弃改变过往的机会,而关注你所选择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