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与反应

回应与反应

作为人类我们有时会显得机械呆板。例如有时我们习惯性地做一些事情,以至于我们不再思考如何做,而仅仅机械地做。例如说驾驶汽车或者是骑自行车。一旦学会,我们完全不需要思考,就是每天去做。甚至有时会发现我们在无意识地开汽车或者骑自行车。我们过于程式化,以致当事情自然而然发生时,我们却毫无知觉。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其他方面。我们每天起床;以同样的方式开始每一天,每天遵守着不变模式,每天例行公事。我们在固定的时间起床,以固定的方式在固定的时间吃饭,用同样的方式工作。如果我们有一张办公桌,就以相同的方式坐在桌前,我们从一成不变立在那儿的笔架上用同样的方式拿钢笔。惯例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因为它重要,所以我们渐渐依赖它,它能够帮助我们目标明确地过完每一天。当我们的惯例改变时,将极大地影响我们所受压力。

惯例是我们的一部分;它与我们合二为一,以至于我们忽略了它的存在。如果有人要你写下每天所做的事情,你可能要好好动脑筋想一想,还可能忘记一些片段,因为你压根想不起来。这些模式有时经过提炼,所以很难将其从你的生活中抽离开来。它们就是你。当我们发展这些模式时,很有可能会有对我们无所裨益,或者需要伴随生活的变化,历时才能改变的事物。这些模式需要通过改变来体现这一点。因此我们需要检查一下我们的惯例看看是否对我们最有效。

我们每天度日的惯例和我们在与人交往沟通中所形成的惯例或模式是一样的。我们使用特定的语言,特定的语气和特定的交流风格。我们交流中使用的某些模式的确有效,但同样的,如我们的日常惯例,需要检查已确认是否我们交流的一切方式都真的对我们有用。我们将在某些方面形成触发因素,以特定方式进行交流,也许与巴甫洛夫的狗 (Pavlov’s dog)有些相似,虽然我们还没有被训练成在特定时间分泌唾液,但我们已学会按特定方式来反应。

反应就像是自动回应。某些事物触发了反应。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旦碰到第一块,后面的就紧随其后,只留下一长串印记。最终结果是之前创立的美好模式彻底被颠覆,形成截然不同的模式,四下散落。

让我们接受这一概念并将其运用到如何交流这件事上来。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触发因素和反应。当触发因素出现时,我们就会把它们展露出来。我们也按照已培养的方式来反应。就如同伸手掏枪的牛仔,当他们看到他们视为威胁的信号时。我们也掏出了我们的抢,即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构建的反应。

与拥有这些类型的触发因素相关的问题之一是,因为它们已和我们融为一体,难以辨认,因此我们并不清楚自己的触发因素或反应究竟如何。另一个问题在于,我们业已形成的某些触发因素和反应不再对我们有效,反而会是毁灭性的。

想象以下的情境。

凯里是个勤奋的人,作为设计师自己创业。业务最初,是从凯里在业余时间进行创作设计,并被人们注意到,希望来购买开始的。她决定作为买卖来出售她的设计作品。而后,越来越多的人赶来购买她的作品。她开始需要雇佣员工,来协助她管理销售给客户的作品。在意识到这点之前,凯里有5个人为她工作。凯里发现自己不得不牺牲掉周末时间来管理生意,尤其是员工。她对这些员工感到很沮丧,因为她花了许多时间来培训他们,然而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向她递交辞职信。所有花时间来为他们进行的培训最后只迫使他们离开。

有一天她问其中一名员工,为什么大家总是离开。他们看着她,毫无回应。她又问了一遍,结果他们向她解释道,大家离开是因为觉得她不需要他们了。她会对他们的职位进行培训,然后仍然亲力亲为。接着,她又会抱怨说他们不按照她希望的方式来干活,长此以往,最后他们都走了。

凯里在她的世界里形成一种信念,她是唯一可以出色完成工作的人。她对这一信念的触发因素发生在当有人要她解释工作中她希望完成的任务时。她的反应是解雇他们,且说她一个人来做更简单。她会用一种非常消极的语调来向员工传递这一信息,叹息,用泄气的方式来深呼吸,使用极其轻蔑的语言。所有这类交流方式都是来自于她认为自己是唯一能胜任工作的人这一触发因素的反应。当指出这一点时,凯里的反应并没有变化,她仅仅认为是她的标准比其他人高,最终结果要么她找到更出色的员工,要么员工也有着同样的高标准。

凯里的故事很常见。她有特定的信念,对此信念的特定触发因素并且她会做出特定方式的反应。一套在一次次磨练后趋近完美的模式。人人都有这些模式;人人都会对基于某种信念的触发因素做出反应。然而,依此种方式反应是一个选择。这一行为是习得的,你就可以改变它。设想一下,如果凯里吸口气,在对员工反应之前等四秒钟时间。在反应之前以呼吸法将改变其行为模式,从反应变为回应。她可以选择如何来回应,而非陷入固有的自动反应中。在她呼吸的四秒钟内,她可能决定所要提的问题,将其带入有意识的记忆中,以使她能对该情境做出回应而非陷入她的下意识回忆和反应中。她可能通过呼吸来将自己带入当下,然后以有助于她和员工的方式来回应。一次呼吸就能引起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我们的有意识记忆中引入自动反应,会使我们意识到这种模式,并随着觉悟的提高,我们就会着手改变的进程。

谁曾想到——居然是一次呼吸!四秒钟!听上去实在轻而易举。虽然简单却也是一次选择。凯里必须选择愿意改变她的反应。凯里必须认识到在她的员工保留率上她所扮演的角色。凯里必须认识到她的自动反应对她员工产生的影响。此刻她这么做,那么这一意识将为她的反应模式带来变化。她已经停止了反应,而深呼吸四秒钟是易如反掌的。

凯里也可以决定保持对员工的反应,继续失去员工。我们的生活中都会保留无益于我们的行为模式。但也许它是按某种方式来进行的。也许凯里喜欢和她的朋友讨论员工的问题。也许看着她的员工离去,恰恰坚固了她的信念,认为自己是唯一在意和能够胜任的人。也许这些想法将维持她的信念,但同时也维持她的问题,员工流失。如果凯里重视她的员工问题,那么她必须设法处理这一问题,她必须审视自己,更多留意自己的反应行为。

我们的信念模式激发了我们的触发因素和反应行为。这些模式有可能是恰当的。你可以培养自己舍弃早上的闹钟,立刻起床,穿上跑鞋出去跑步。跑步的感觉是很美妙的。这一模式,这些触发因素和你的反应都是对你奏效的。它有助于你遵循惯例,使你感觉良好。

凯里的模式对她则不奏效。她的程式需要重新改写。她需要对某个情境做出回应。如果我们拥有对自己有效的反应,那挺棒的,但了解这点意味着我们在自省,以确定是否属实。然而,人生极其复杂,每天都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情境,面对我们以前没有做过或想过的事物。我们需要即刻回应。我们无法训练自己对每件事反应;这表明我们并非时刻活在当下。因此我们需要了解我们的触发因素为何。我们需要学会停留在当下。

许多讲述关于停留在此刻,在当前,在意识状态的力量的人,将会提到停留在当下意味着你不能将过去带入这一时刻。这表示你不能将反应带到当前。反应是针对触发因素的训练过的行为。来源于你的过往。如果我们都着力于留在现在,当我们与他人交流时,我们就不会对他们所说的话反应。

自我运用

制止我们反应的第一步,是发掘我们反应的对象。回忆一下你体会到某种负面感受的时刻。你对该感受的反应是什么?有时候我们会压抑自己的感情,用另一种,更好的感受来掩盖。例如,也许我们正感到疲惫不堪,压力重重,因此我们尽量做一些使自己的注意力从这种感觉分散开来的事情,来使自己感觉更好。我们可能去购物,吃东西,看电视。如果做这类事情的目的是压抑情绪,那么我们可以保证,该情绪会在我们体内日益壮大,随时会爆发更强烈的反应。与这样的情况迥然不同的是,当你突然决定把过去3天心头的压抑发泄出来时,没有人会比你身边的那个人更可怜的了。留意——刻意的掩盖。我们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境。有人用突如其来的大规模方式来反应,让它直直地朝我们扑面而来。此刻所发生的一切都彻底被忘却了,你整个人被怒气所控制。非常讨厌!碎片随处散落。人们哑口无言,呆若木鸡地站着。

对我们感受自我情绪的时刻进行否认,意味着我们将其贮藏起来,那么我们就不再处于此刻,而转移到了我们人生的储藏间,细数压抑在我们心中的愤怒,感受我们是多么怒火冲天、疲惫不堪或压力重重,彻底说服自己坐在我们对面的人应该承受所有的指责。

享受生活,并且拥有充实的生活,意味着历经人生,并在它出现时对其回应。对我们的触发因素反应并非活在当下。

Coaching运用

教练支持他们的客户以审视他们生活中的触发因素。教练也必须了解他们自身的触发因素以避免其出现在他们的会谈中。对会谈中客户的话语作出反应会产生毁灭性影响。首先,coaching将从现时的,以客户为中心转变为过去的,以教练为中心。你的反应将使整个会谈都围绕你展开。此刻的能量也将完全转移。你的会谈将很不自在,而你的客户也将感到举步维艰。

阅读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