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与负重

轻松与负重

你可曾听闻这种说法:“你的肩头承载整个世界的重量”?稍作想象,一个人背负千斤,由于不堪重负而屈身前倾。或许他的双腿,双臂,颈项,背部、等等,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已力竭殆尽。如再须迈步,你能想象会是什么情形吗?再想象一下想自由奔跑,但仍身负重量;想象你负重整天,整周,整年,数年,甚至更久,并且你不断地加重。时间过久,迈步几乎是不可能的。为了挪动一步,你得冥思苦想于每一个细节。每一日,每一分,你都得费神思忖如何应付背负的重量。你得考虑如何进到车里,须走多远,前方是否有台阶,能否与人交谈—因你被重量压弯了腰无法进行眼神交流。我们再来稍作改变。想象负重仍在,而你无法目睹。眼睛无法看见,但重量存在,亦能感知,并同样影响着你。区别在于你外表完全正常,或许稍有曲背弓腰,但总体而言并无异常。

因此,你看起来正常,而你的行动和想法却被谨慎衡量。你可以感觉到这种负担,并且当你做决定时都带着这种负担。但人们看到你的时候,他们没有意识到你在负重。只有当他们注意到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谨慎衡量、并且你在小心翼翼地处理事情—他们不能理解你所处理的这些事情时,他们才意识到你在负重。他们也注意到由于你忙于处理事情,他们所讲的话,你听进的不多。你要么畅想未来、制定你的下一个步骤或者想着如何走出过去。你也容易疲惫、面带愁容。

现在让我们快速切换到另外一个画面。想象一下,你打开一个行李箱,这个行李箱很旧,上面布满了灰尘。慢慢地,当你把它打开的时候,一系列的画面浮现在你的面前。你看到你的家庭,你看到你过去的朋友,过去的一些事件,曾经历经的艰难时刻,你看到曾经伤害过你的往事,你看到所有这些画面,一切都是黑暗。所有这些画面让人感到黑暗、痛苦并且害怕。看到这些画面,你内心充满了恐惧。你的身体变得僵硬,你可以感觉到自己胃里在翻滚。你会感到这些回忆的痛苦。此刻你可以关闭行李箱,把所有的画面关在里面,让它们一去不复返,你可以否认曾经看到过这些画面,或者你可以把每个画面拿出来,时时刻刻让它们浮现在你的眼前。

如果你的选择是将行李箱关闭,你会驻足停留,思索片刻,整理思绪,然后你会领悟,其实你已将所有的一切都放下,这时候悲伤也就随之流逝了。它仅仅属于你的过去,再无关乎你的现在。你应该庆祝,此刻的你,没有过去的影子,而是完全属于现在。这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你整个身心都能体会到。站起身来,深呼吸。你觉得你能飞,你感觉没有甚么事情是做不到的。你觉得你敢于梦想,并能实现它。你重拾自己的梦想,规划着梦想实现的蓝图与行动步骤,慢慢地,你的梦想会逐个实现。能量饱满的你将全速奔跑在生命的轨道上。你奔跑时洋溢的快乐感引起路人的关注。逐渐地,他们看到你身上散发着他们想要的——你的幸福在传播,能量在发射。你继续奔跑,成千上百的人追随着你——他们看到你发出的光芒和你的生活目的。他们尝试着追赶你,但你一直全速奔跑,畅通无阻。这就是轻松之境。

但如果你的选择截然相反,你无法卸下过去的包袱,而是选择保留所有过去痛苦的回忆,时刻警醒你无处不在的恐惧感。每一天,你都活在过去的阴影之中。你的世界观也不知不觉被过去的记忆所影响。痛苦无时无刻不伴随着你,你浑身都能感觉到这种痛苦。你所作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在恐惧中做出来的,都受了过去的影响 。你试图克服这种恐惧感,并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但结果却事与愿违,更大更多的恐惧将会包围着你。幸福快乐不属于你,笑声不属于你,属于你的只是寂寞与孤独。没有人理解你的处境,你只是孤独无助地挣扎着生活。因为你选择了将过去的包袱随身携带,你只能成为过去的受害者。过去挥之不去,纠缠着你的身体、心灵与情感。你的所想、所感、所为只会强化你过去遗留的痛苦记忆。过去的记忆便是你生活的世界,它充满恐惧、漆黑一片、痛苦不堪。这是负重的生活状态。

如果你选择否认你曾看那些画面,那只是自欺欺人。你的下场将会与一直活在过去阴影之下的人下场相同,但是你会不以为然,因为你已习惯了否认。时间一长,你将体会到苦涩、恐惧以及愤怒。这也是一种负重的生活状态。

当然你不会承认你会有如此的遭遇。前面所举的例子虽然比较极端,但是足以让我们看到最终的结果。就算例子再极端,结果还是一样。我们自己通常体会不到过去对我们现在的影响,但是却能清楚看到他人的过去对他现在生活的影响。其实你也一样,受了过去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下,你与过去保持一致,同时你也吸引了与你有类似经历的一群人。你们有相似的世界观,所以能互相安慰。然而,如果你一直与这样的一群人接触,你不会改变对世界的看法,只会强化对世界习惯性的认知。自然而然,你的恐惧感将会变得更强烈。你的世界因此更强化了负重的生活状态。

自我运用

什么是负重?下面是一个佛教徒的故事,这个故事说明了当我们过于负重的时候所发生的情况。

一个小和尚和一个老和尚一起旅行。一路上,他们来到一条小溪前,这条小溪前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不敢渡过这条小溪。老和尚毫不犹豫地抱起这个女人,带她一起渡过小溪,安全地把她送到了小溪的彼岸。见此,小和尚非常地惊讶,但是没有说什么。他们继续前行,一直到了他们的目的地。最终,这个被他看到的一切所困扰的小和尚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愤怒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抱那个年轻的女人渡过小溪呢?我们和尚是有规矩的——我们是禁止碰女性的!”

老和尚朝小和尚笑了笑,说:“我把她放在了小溪彼岸,但是你却仍然还抱着她。”

这个小和尚正在负重——各种各样关于对与错、真与假的固定观念。小和尚的负重使他没有看到真相。一个女人需要帮助,老和尚出于自己的人性对这种情况做出了回应。他当时的轻松使他从评判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并且允许他跟着自己的内心去行动。

当我们带着思想的包袱来到某种情形之下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负重。我们随身带着负担,信念、观念和学到的行为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这种“无形的想法”让我们处于自动驾驶的状态,并且其重力阻止了我们飞向一个更高的有利位置。当我们执着于结果的时候,我们更加容易负重。当和他人交流的时候,问问你自己,“我在执着的是什么?我把哪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负担带进了这次谈话?”

案例分析

Dominic坐在会议桌旁,为董事会议做着准备。他为这次报告准备了好多天,他想借此告诉董事会他的计划如何可以帮助公司向前发展,而董事会需做决定,让他的计划实现。此刻,他不禁有点自喜,因为他所做的报告非常详细,图形并茂,还有数据支持。
董事会成员陆续地挨个进入了会议室。先是一阵寒暄,后依次坐下。Dominic坐在那里,却感觉兴奋的劲头一阵高过一阵。他等不及了,急切着想让大家知道他的才能。他感觉到他的这次报告将会是一个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的时刻,他的天赋,和他对这个行业的了解将会展现在大家面前。昨晚Dominic整夜没睡,为确保有场完美的报告。

Delia,这次会议的主席,做了会议的开场白,她告诉大家这次会议的所有议程都不得不取消,因为有件非常紧急的事件必须先解决。Dominic感觉心情骤降,降落的速度简直比电梯降落20层还要快。自从Delia宣布这个消息,他就听不进去任何一个字了。他所能想的是在这件紧急事件解决后,他如何才能让董事会至少听一听他的计划。他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他无法相信Delia竟然不在会议前通知自己,她难道不知道他会这次机会付出了多少心血吗?

突然坐在旁边的Bill推了Dominic一下,Dominic根本没听到Delia喊他的名字,也没听到她向他征求意见如何解决这件事情,因为他是整间会议室里最有经验的一位。他没有作答。脑子里根本没有任何方案来处理这一紧急事件。因为他连这紧急事件是什么都不知道。会议室里所有人都盯着他看,等待着他的回答,但是他什么也答不上来。他意识到他已经错失良机了。

Dominic做这个项目的动机就是为了取悦经理,向其它人展示他的能力。这是一个向外界寻求认可的很好的例子。他的自负感和成就自己伟大的动机是受自己的伟大之处要被别人看到的欲望驱使的。他看不到他自身的伟大之处,即使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他仍然会觉得不够完善,因为事实上他不相信自己是完美的。Dominic需要爱原原本本的自己。他要满足自己的需求,并且只有他自己可以做到这些。当他的需求被满足之后,他就能够活在当下。当他被问到关于那个紧急问题的对策时,当时他可能会从容不迫地分析,为自己增添几分光彩。他可以活在当下,全神贯注。

放下思想的包袱来到现在就是轻松。

放松就是感觉像羽毛一样轻,没有重量、自由、漂浮。想象一下一根羽毛从空中飘落而下。它在空中翻转、旋转,安逸而且优雅地从空中飘落而下。它到处洋洋洒洒,随风飘扬。当羽毛随风嬉戏,旋转、翻转、在空中轻轻飘扬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的美丽。当我们看到风和羽毛一起在当下嬉戏的时候,我们通常认为这是很漂亮的画面。

羽毛并不孤独,它随风飘扬。

让我们把这个画面和日常生活联系起来。在我们每天的不同阶段,我们和某人或者某物打交道,就像是风和羽毛。但是,有时由于我们对自己正在前进或者认为必须前进的方向,太过紧绷,以至于失去自由飘扬的能力。我们开始想要控制住风,决定我们想要的风向。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还是试图要达到这样的目的。

相反,穿上你的舞鞋,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当下。

那么我们如何把轻松带到我们的生活中呢?第一步就是你想要这么做。这需要你观察生活中,你在哪些方面负重。察觉是需要改变的第一步。看到你在用消极的方式看待世界是一个重要的时刻。你可以选择是要以负面的角度还是要以正面的角度看待世界。你不需要财富或者其它任何东西就可以做出这个选择。这是在你的内心做出转变,而不是你的外部。我们都见到过那些经历过最可怕事情的人们,但是他们仍然很积极。这是一种心态——这是一种存在的状态。

Paul Wilson在他的著作《Calm for Life》中认为保持平静是轻松的关键。Wilson描述了一种获得平静的活动。他称之为“平静的欢乐”。以下是他获得平静的欢乐所采取的步骤。

    •  洗个温水澡。
    •  添加一些浴盐或者添加五滴熏衣草油和玫瑰油。甘菊也是一种很好的镇静精华油。
    •  点燃一支蜡烛,熄灭电灯。
    •  当你躺在浴缸里的时候,取一条热毛巾覆盖在脸上。
    •  告诉你自己你有的是时间。当你开始忘记外面还有一个世界的时候,聆听你放松状态下呼吸的声音。

保持沉默对获得内心的平静是非常重要的。

放下

在你的一天或者一周里,你可能会有感觉朝着负重靠近的感觉。当你疲惫或者感觉缺乏自爱或者自我尊重的时候,通常这种情况更容易发生。在你负重太深、看不到出路之前抽出时间。停下来,问问你自己以下这些问题。它们会帮助你弄清楚你现在需要什么来摆脱这种心态。

    •  我现在对生活中的哪些方面我感觉不满意?
    •  生活中我需要多点什么?
    •  生活中我需要少点什么?
    •  我现在想要什么?
    •  我为什么愤怒或者是什么让我感觉愤怒?

Coaching运用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作为教练,我们可以赋予自己力量,通过用放松的观点指导我们的所作所为帮助客户做出正面的转变。放松不是盲目的乐观,当你潜在的信念是无论如何都会下雨的时候,试图看到“乌云背后的光明”是没有用的。放松更多的是关于一种心理态度,尊重生活的游戏中各种各样的错综复杂。我们活在当下,没有受到旧思维束缚的各种评判。即使有些事情对我们来说极其重要,抱着放松的心态处事可以让我们享受生活,更有效地面临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挑战。

Mark的案例

Mark是一所较小的语言学校的合伙人,这所学校的新生人数正在日益减少。他的合伙人做了一系列的决定,他感觉是这些决定导致了新生人数的减少。他发现试图和他的合伙人就此事沟通很难,因为他的合伙人拒绝承担这种后果的任何责任。这反过来激怒了Mark,现在他更加坚定了决心要证明自己的说法确有依据。他感觉他的合伙人向他隐瞒了事实,把他当傻瓜对待。这种被他的合伙人误导的感觉成了主题旋律,成了他每次试图就此事沟通时所带的思想包袱。他的负重使一切都黯然失色,直到他不能和他的合伙人沟通为止。

很明显,Mark执着于结果——要让他的合伙人承认对公司衰退应付的责任。当然,最后是沟通破裂收场,留下一个未解的争端,将会继续带给学校负面的影响。
作为教练,我们想要帮助客户知道在哪些方面负重阻止他们活在当下,他们在哪些方面有选择。放松的选择就像是手握一把万能钥匙,这把钥匙可以开启任何锁上的门。如果我们可以帮助他们知道某种情形下他们所带的“思想包袱”,那么他们可以决定把它放在门口,体验自由自在活在当下的感觉。当我们带着思想包袱走进去的时候,那么呈现的就只有思想包袱。
营造一个全心全意的空间

当我们留意到客户负重的时候,记得如果他们可以用放松的眼光看问题,尤其是他们能够退后,驻足远观,把形势看得更加清楚。

在Ellen J. Langer的著作“Mindfulness: Choice and Control in Everyday Life”中,她写道:“当我们漫不经心地行动的时候,也就是说,依靠过去的经验,发展的终点似乎是固定不变的。那么我们就像是沿着预定路线前进的抛射物。当我们全心全意的时候,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选择,并且可以到达新的终点。”

那么帮助你的客户思考一些保持“全心全意”空间的方法。帮助他们远观形势,你可以问一些问题,例如:
“你现在需要什么?”
“停下来,深呼吸。你现在感觉如何?”

当我们感到客户深深地陷入困境、不知所措的时候,我们可以问这样一个问题“这里可能发生的最糟的事情是什么?”有时这样后退一大步帮助确实很大。这样做可以帮助我们认真思考所有最糟糕的情形,在负重状态下得到一个比较放松的观点。一旦我们知道了最糟糕的,抱着“即使最糟糕的事情确实发生了,我们也可以解决”的心态,我们可以随着形势的发展做出一些不同的改变。

Dominic – 案例分析

上面关于Dominic的案例分析强调了Dominic的人生观,他如何看待自己。作为教练,你将会遇到有某种特殊人生观的客户。Coaching Dominic的重要时刻不是关于评判他的价值观,而是关于问他他的人生观是否在成就自己伟大的旅途上支持自己。作为教练,你不能改变一个人,只有当这个人想改变自己的时候,他才会改变。如果你坚持认为你可以改变你的客户,帮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那么从coaching会谈的那个时刻起,你就开始对客户的生活负责。如果你对他们的生活负责,那么客户就不会对他们的生活负责,因此,他们想要的结果就不能达到。

如果Dominic是你的客户,那么确保花时间去聆听他讲话。他非常需要被他人聆听,被他人认可。一旦他被人聆听、被人认可,那么你将会听到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正是在这一刻你开始支持他回到成就他伟大的旅途。只有Dominic可以带来轻松感。你可能想要问Dominic以下一些问题,“我现在对生活中的哪些方面感觉不满意?”

Dominic的案例分析也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让他概述他所有的优势,抽时间来思考这些优势,并且认可他的这些优势。Dominic已经失去了很多正面的能量,他需要再次对自己树立信心。他需要一个支持他的人来做到这一点。当Dominic能够客观地看待这种情形的时候,那将是一个让他审视此刻这种情形的好时机。如果这种情形开始出现,要识别一个类似这样的情形,他可以获得哪些察觉? 他从这种情形中可以学到什么?他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前进?
在coaching人们的不同阶段,你将会经历这些。你也会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经历这些,这就是一名教练要聘请另外一名coaching自己的教练的原因。

作为教练的放松与负重

在coaching会谈结束的时候,作为教练你仍然感觉放松,这比你角色的成功的更加重要。Coaching不是关于教练承担责任,而是客户承担责任。如果客户在会谈中过分“负重”,那么你要确保你补充能量——或者coaching会谈之后,清除任何负重的消极的能量。作为教练,你也不能把一个客户的思想包袱带到下一个客户那里或者你自己那里。设计一个你将采纳的流程,以确保在coaching会谈后你仍保持轻松、活在当下。当你在coaching练习中发现自己越来越负重时,给自己确定一种能帮你立即转换心态的方法。

阅读资料

[Worksheet] Game Of Life

[Document] Mindfulness
Langer, Ellen J., 1989,
Addison-Wesley Pub. Co., Reading, Mass.

[Document] The Power of Now
Tolle, Eckhardt, 2004,
Namaste Publishing, California

[Document] Calm for Life
Wilson, Paul, 2000.
Penguin Books Ltd, Austra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