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式探询(AI)

欣赏式探询(AI)

有时我们会忘记自己的长处。绝大部分人倾向于纠结负面事物和缺陷,认为改变就是解决困难和消除负面事物。欣赏式探询 (AI) 鼓励我们注意并明确确认自身和所在组织的长处和优势。它不拒绝负面数据或信息,但是选择注意负面信息后继续前进。欣赏式探询强调正面、强势、卓越的方面; 在工作中观察、体验、定义、描述和想像个人和组织积极的方面。AI 认为,注重我们的优势并探索如何基于这些品质、能力或服务而发展是有力而富有成效之举。富于创造性而肯定生命 — 因而能够激发创造改变和成长的能量。它避开了受害怕、谨慎和质疑驱使的精力和注意力。根据欣赏式探询理论,改变源自激情和优势所在,而非纠结于曾经的失 败。

Coaching 和欣赏式探询

Coaching 本质上是基于各种优势的模式,可带来改变和成长。在这方面,它与欣赏式探询 (AI) 有着惊人的一致性和密切的联系。即使 AI 在与个人共事方面用得也很多,但 AI 更常用于和组织或团队合作方面。这使得 AI 成为组织、领导和个人 coaching 方面值得探索的理论和方法。

教练并不以客户具有不足的心态进行 coaching,而是认为客户有着无限的潜能,可以实现伟大事业。显然,积极的心理状态是一种可兼容的影响,在这方面,它既影响 AI 的积极焦点也影响 coaching 对客户潜能的深层信念,其中潜能是指客户发现、成长和过上全面高效的生活与实现全面高效成就的潜力。教练一般认为,客户知道自己寻求的答案(即使它埋藏在 深层意识中),所以提出有效问题(质询)的 AI 技巧也是 coaching 的核心。

教练寻找客户能量的秘密,激励客户采取行动,改变客户期望的方向。他们希望知道激发能量的事物,留心会谈中语调或语言的变化,从而了解推动客户前进和让客户停滞的因素。AI 还希望了解如何避免浪费时间“在崩溃的边缘挣扎”,其方法和结构可以为教练提供实用的见解和工具。

AI还能帮助教练认清本身的优势,辨别与开拓需要自己优势的业务和客户群。

 欣赏式探询资源

我们选择了许多提供关于欣赏式探询的其他信息资源。此处摘录的示例文章集锦可供参阅。

1. 维基百科词条 — 欣赏式探询

“ ‘欣赏式探询’(有时简称‘AI’)主要是一种组织发展方法,强调发展组织内做得好的方面,而非消除做得差的方面。通过赞赏正面事物和吸引各层组织(通常 为客户和供应商)的探询,致力于根据正面因素进行创新、发展与建设。支持者认为该方法对面临快速改变或成长的组织非常实用。David Cooperrider 普遍被认为是“欣赏式探询”一词的缔造者。

作为一种自我界定的‘基于资产的方法’,AI 的基本信念是,每个组织以及组织中的每个人,都有可供建设的正面特点。

部分研究者认为,过于强调机能失调可能反而会导致恶化或难以改善。相反,AI 认为,如果所有的组织成员鼓励去了解和重视文化中最有利的因素,那么情况就可以得到迅速改进。

欣赏式探询采用 4 步循环制,强调以下 4 点:

发现:发现组织进程中做得好的方面。
梦想:展望将来进程中会做得好的方面。
设计:计划和优先进行进展顺利的程序。
完结(或交付):履行(执行)所提设计。

基 本的理念是围绕做得好的方面建设 — 或重建 — 组织,而不是试图解决做得不好方面的问题。AI 实践者们尽力传达着这种与解决问题截然相反的方法。他们注重正面事物,强调如何提高卓越表现,而不是改善不佳的技能和操作。AI 认为,这一套推理是具有激励性的。即使问题已得到解决,进程也不会停滞:它很自然地向前不断改进。该方法是从试图创造意义的成功类故事中总结出来的。” 1

2. 《植入欣赏式探询的五大改变理论》(Five Theories of Chang Embedded in Appreciative Inquiry)
Gervase R. Bushe, Ph.D.
http://www.gervasebushe.ca/ai5.pdf

“所 有的社会组织都是任意的社会结构。要创造更新更好的组织,仅靠想像和齐心协力,我们的能力是受限的。此外,语言和文字是社会现实的基础建筑方块。与其将语 言视为人与人之间被动的意义承载者,后现代艺术家更愿意将语言视为主动创造意义的代理人。我们交谈时,就是在构建我们所见所思的世界,而改变谈话方式就是 在改变世界。

……社会系统向着支撑自身的最积极模式进化。这些模式不一定是有意而为,因为这些模式可能并非社会系统的成员可决定……

改变理论是:如果您改变了故事,您就改变了内在对话。如果‘内在对话’拒绝,‘理性思维’想要实现的东西没一个会真正实现。

欣赏式进程理论认为,集中精力于您想得到的东西而非纠结于问题,则可能会创造改变。” 2

3. 《欣赏式探询的最高境界:针对整体系统正面改变的新兴方法论》
Diana Whitney, Ph.D. and David L. Cooperrider, Ph.D.

“有件事想来非常具有启发性,英语单词‘health’(健康)来源于盎格鲁 – 撒克逊单词‘hale’,意思是‘whole’(全部):也就是说,健康意味着全部。. . 这一切说明,[人类]一直以来都认为,全部或整体对于生命的意义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全部’这一经历是如何让人们、团队和组织获得最佳表现呢?自从接触欣赏式探询最高境界之后,这个问题就一直伴随着我们,我们观察了一遍又一遍,紧张不安变成激情四射,愤世嫉俗变成通力合作,漠不关心变成创意行动。

……这段‘全部’经历类似于 John Glenn 从外太空仰望整颗星球时的精神体验。当‘全部意识’在我们的身体内被唤醒,人类就产生了组织生活和工作,为人类的最高福祉服务的想法。” 3

4. 《从缺陷谈话到希望词汇:欣赏的力量》
James D. Ludema, Benedictine University http://www.stipes.com/aichap29.htm

“我们可以三周不进食,三天不喝水,是的,我们甚至可以三分钟不呼吸,但是不能没有希望。”

Mumford

当 人们探究到集体标准、信念和猜想价值观、习俗、和目的,计划、渴望和希望,愿景、理想和梦想还未曾触及的领域时;他们通过预示一个有价值的重要未来而参与 希望的行动,人们希望在某天可以中可以构建、居住和享受这个未来。这些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想像反过来成为改变和转型的强效催化剂,其方法是通过调动道德、社 会和关系力量实现改变和转型,而这些力量对于将愿景化为现实、将信念化为实践必不可少。[人类]和其他每一种生物一样,有很多事要操心,其 中最操心的莫过于[他]的生存条件,比如食物和住所。但是,与其他生物相比,[人类]还会关注精神层面的因素 — 认知、审美、社会、政治。其中有些因素是比较紧迫的,常常是极为紧迫,各种关注加上至关重要的关注,构成了人类生活或社会团体生活的根本性。

希 望词汇以各种形式和信息量进入了人们的生活 — 理论、人种学、案例分析、小插曲、经验数据、个人叙述、修辞手法以及课堂上、浴室里或餐桌边讲的故事。美国最著名最具影响力的希望词汇是 1963 年 8 月 28 日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民权示威游行上的演讲。当时的演讲词,尤其是这句‘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 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他向整个民族发出了呐喊,成为了让几代人备感希望的文化改革先驱。” 4

自我运用

请注意您自己的对话 — 是基于“问题”还是“缺陷”?

  1. 练习用有效的问题对日常“难题”作出回应,而不是提出解决方案。
  2. 思考运用“基于优势”模式如何改变您、您的家人或您的公司的处事方式。您需要改变什么?基于优势的方法会让局面有什么改观?
  3. 列出您的优势,以及是什么给了您能量。您会如何表现、利用和强调这些优势?决定这样做。

 Coaching 运用

  1. 寻找机会将“希望”用作激励或转变客户的方法。
  2. 使用有效问题和“欣赏式探询”进行 coaching。
  3. 将 coaching 会谈录音,回过头听录音,看看您打断会谈去“解决”问题的频率。
  4. 练习邀请客户发现和专注于优势,留意客户的精力、生产力、动机的任何改变。

Notes:
1. http://en.wikipedia.org/wiki/Appreciative_inquiry
2. Five Theories of Change Embedded in Appreciative Inquiry, Gervase R. Bushe, Ph.D. http://www.gervasebushe.ca/ai5.pdf
3. The Appreciative Inquiry Summit: An Emerging Methodology for Whole System Positive Change, Diana Whitney, Ph.D. and David L. Cooperrider, Ph.D., http://worldcafe.de/lit/appinq/appinq05.htm
4. From Deficit Discourse to Vocabularies of Hope: The Power of Appreciation, James D. Ludema, Benedictine University , http://www.stipes.com/aichap29.htm

阅读资料

[Document] Appreciative Inquiry
Wikipedia

[Document] Improving Nursing Practice and Patient Care: Building Capacity With Appreciative Inquiry
Donna Sullivan Havens, PhD, RN, FAAN
Susan O. Wood, MS, BA
Jennifer Leeman, DrPH, Mdiv
The Journal of Nursing Administration
October 2006 – Volume 36 – Issue 10 – pp 463-470

[Document] Going Home from Hospital – An Appreciative Inquiry Study
Jan Reed, Pauline Pearson, Barbara Douglas, Stella Swinburne and Helen Wilding
Health & Social Care in the Community
Volume 10, Issue 1, pages 36–45, January 2002

[Document] Appreciative Inquiry in Organizational Life
David L. Cooperrider and Suresh Srivastva

[Document] Appreciative Inquiry with Teams
Gervase R. Bushe Ph.D.

[Document] Five Theories of Change Embedded in Appreciative Inquiry
Gervase R. Bushe, Ph.D.

[Document] The Appreciative Inquiry Summit: An Emerging Methodology for Whole System Positive Change
Diana Whitney, Ph.D. and David L. Cooperrider, Ph.D.

[Document] From Deficit Discourse to Vocabularies of Hope: The Power of Appreciation James D. Ludema
Benedictine University

[Book] Excellence in Coaching: The Industry Guide
Jonathan Passmore
Publisher: Kogan Page

[Book] Appreciative Inquiry: A Positive Revolution in Change
David L Cooperrider, Diana Whitney
Publisher: Berrett-Koehler

[Website] Appreciative inquiry commons
AI portal set up by David Cooperrider

[Video] Appreciative Inquiry by John Hayes
Professor John Hayes explains the term Appreciative Inquiry, and shows how to use it in the work place.

[Video] What is Appreciative Inquiry?
Jackie Kelm provides a “whirlwind tour” of the history and definition of Appreciative Inquiry, its components, principles, and transformational potential. A brief helpful overview of AI’s connection to other fields and theories is also included.